移动版

主页 > 国外资讯 >

经济观察

机场“上新”进行时

经济观察

 
 
 

经济观察

 
本版图片:视觉中国

自助值机、打印登机牌目前已经很普遍,很多人选择在机场自助机甚至在家里打印登机牌。也有些枢纽机场正在引进自助行李托运服务。旅客们可以自行打印,然后给自己的行李贴标签,最后将行李放置在传送带上。图为新加坡樟宜机场的自助通关系统。
 
 

智能技术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作为重要交通设施的机场也不例外。随着越来越多的传感器、识别仪、RFID、机器人入驻机场,它们将给行色匆匆的旅客们带来怎样的新体验?

漫长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许多人还沉浸在假期旅行的愉快回忆中,不过,这当中必须去掉旅途中在机场候机的那段———从前往机场的拥堵开始、值机柜台前的排队长龙,到好不容易手忙脚乱通过安检、然后听从广播的提示从一扇门赶到另一扇门……候机过程的种种糟糕经历,让人怀疑我们是否真的身处数字时代? 在一部智能手机可以搞定日 常生活中大部分麻烦事的今天,为什么托运一件行李要费那么大的周折? 明明安检通关的作业流程最多只要几分钟,旅客却必须为此提前两小时到达机场?

■张斌

虽然飞机依然是效率最高的出行工具,但全球绝大多数机场的管理水平与20年前几乎没有任何差别。在这里,你还要排长长的队完成值机和安检,随后经过长长的走廊来到候机室……

不过,航空业已经在酝酿改革了。或许20年后,机场将大变样。我们可以乘坐自动驾驶汽车抵达航站楼;我们的眼睛、面部和指纹将接受扫描;我们的行李会拥有永久的身份证,甚至在我们出发之前,行李就会从家里运走。有些未来的机场将不再孤立于城市郊区,而是融入市中心,成为那些没有出行计划的人们前往的“城中之城”新旅游目的地。如果要吃晚饭、看电影、听音乐会或者购物的话,人们也会选择前往机场。你的老板甚至可能搬到机场办公……20年或许太遥远,改变其实已经出现。

“旅客体验”放在首位

在新加坡,樟宜机场正在建设一组名为“宝石”(Jewel) 的航站楼综合体———它高达十层,里面全是商店和餐厅。中心建筑是高达10米的室内瀑布,一幢室内花园环绕四周。这一航站楼综合体使得机场更像是一座购物商场,而非一座传统的交通枢纽,其目的就是靠中转旅客赚钱。

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的目标是在2019年前成为世界顶级的数字化机场。目前该机场已经在测试最新的手提行李扫描仪,无需开箱检查,行李箱中正常使用的液体、笔记本电脑、充电宝等可以顺畅通过,配合前端的虹膜识别技术,旅客的通过时间将从目前的5分钟左右缩减到2分钟以内。

2016年,捷蓝航空公司在伦敦盖特威克机场建设了世界上最大的自助行李投放区。前往盖特威克机场的旅客可以在家完成网上值机,到达机场后自行打印行李牌,将行李放在机场新安装的现代化行李分拣系统上即可。

新加坡樟宜机场4号航站楼即将投入运营,该航站楼全部应用自助服务设施。IT技术的发展步伐有多快? 谁能想到同样是在樟宜机场,5年前机场集团管理层认为,航站楼的24小时自助服务亭使用频率过低,应移出航站楼;如今新的航站楼竟然是自助服务的天下。

对于IT技术如何影响机场航站楼的设计和运营,优利旅行与运输副总裁兼全球负责人迪拉杰·科利表示:“我们看到IT技术发挥了关键作用,尤其随着移动应用的数量越来越多,信标、生物识别技术和其他技术在助力旅客无缝中转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科利认为,未来机场的设计与20世纪60年代美国机场的设计大相径庭,它们将是环保的、具有空间感的,人们身临其中可以感受到宁静与祥和———安全设备不会让旅客觉得受到冒犯,接待大厅很宽敞,店铺种类多、商品全,餐饮品质有保障,建筑本身具备反恐和保障网络安全的功能,做到无线网络全覆盖,且能指引旅客到航站楼内任何他想去的地方。

未来机场将会更加专注服务旅客,而不像今天的机场那样是以门为中心建设的———旅客从自己家门出来,疲于奔命冲向登机门,“人们想着能及时通过机场一系列的门就好,对餐饮和娱乐方面没有寄予多大期望”。科利认为“迪士尼在50年以前就知道如何为排队的客人提供他们需要的服务,未来,以旅客为中心建设的机场也将这样做。排队会越来越少,即使有,也不会让人等在那里烦躁不安”。